[标题]:微小说,三生石(标题) - 3089阅
[时间]:2015-08-03 11:54:12
[版块]: 舞文弄墨
-----------
她生来便有男儿之志,四书五经,无一不通。
她又偏偏生的如花之貌。(我承认这是违心的)
入宫,他对她甚是宠爱。可后宫佳丽三千,怎可只宠一人?
她爱他,却对他的一些愚蠢行径感到无可奈何。
国土几欲沦陷,她劝他抵抗,她大怒,险将她杀死。
他驾崩,她垂帘听政,与皇后一起,排除异党,手段之精,流传后世。
为了权利,她杀皇后,弃儿子于不顾,果断而孤独地对这片江山做最后挣扎。
她让这王朝受尽屈辱。
这一切,却全是为了他的江山。
——慈禧
[f]729[/f][续]
他与她从小青梅竹马,他许诺,将来定许她一袭红装。
可注定,她只能嫁给自己的姑父。
偏偏,自己的姑父又是他的哥哥。
她在婚姻中只能充当一个配角,她也不在乎。有时,她会与他在皇宫的某一角擦肩而过。
她为自己的姑父诞下一子,他强颜欢笑,却依旧待她如初。
皇帝驾崩,皇位悬空,朝中大臣催促他登基。她对他说:
“可否让我的儿子当皇帝。”
“好。”
他被尊为摄政王,为她的儿子出谋划策,不想,竟被幼帝记恨,死后都不得安宁。
她抚摸着他的墓碑。“下次转世,你再许我一袭红装。”
——孝庄
[f]730[/f][续]
她本女儿身,却志存高远不惜女红,只想习武读书。
他乃国中大都督,风流倜傥,英姿飒爽。
她竟倾心于他,即便他已另娶她人。
哪知有一天,一向疼爱她的皇兄竟要将她嫁与他人,口口声声说那人是国君,不会委屈她。
他心知肚明,这一切只是为皇兄的江山。“用妹妹来得以巩固自己的统治。呵,真是笔划算的买卖。”
她并不害怕远走他乡,她只是害怕离开他。
出嫁那日,殷红的嫁衣笼在她身上,她再次哭了出来。泪眼朦胧间,一抹身影映入眼帘。
他站在人群外,对着她温柔地笑,就像曾经,她对着他羞涩又温和地笑。
她缓缓离开。
他曾告诉她,落子无悔。
与他相遇,她不悔。
——孙尚香
周瑜
(我承认是编的,不过很凄美不是吗)
[f]731[/f][续]
她贵为皇帝的姐姐,身份何等尊贵,却也注定无法选择自己的幸福。
她不喜欢她的丈夫,尽管他很是疼爱她;可在她心中,他与她,有夫妻之名,无夫妻之实。
她爱的是另一个人,那人是抗击匈奴的神将,国家之栋梁。
她不知道,他早已知晓,却是默默,待她如初。
他身患顽疾,溘然长逝。死前留下遗愿:不愿她守寡,让她嫁与她心爱之人吧。
蓦然,她终于明白他的良苦用心,他只是想让她幸福。
她的幸福便是他的终身羁绊。
——平阳公主
[f]732[/f][续]
皇后之尊,却独守空房。
“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
儿时稚言,成真,却又未成真。
他不爱她,却爱上一介舞女;她寂寞,却又无处可诉。
他对那个女人说:“世人只道当时金屋之诺,那是朕尚小,怎可当真?”
她心碎,满腔悲愤惆怅无法吐露。
她恨那个女人,却无法恨他。
她那支离破碎的心好似被湮没了。
走投无路,她竟采纳了母亲的方法,用巫蛊之术宣泄心中的哀恨。
“陛下别怪臣妾。”两行清泪从无神的眸中滑落。
巫蛊偶被发现,她并不害怕即将到来的惩罚,她害怕的,是他的态度。
“朕于你已无话可说。”他拂袖而去,携着那个女人一同离去。她像一颗陨落的流星,灿烂过后,剩下的,只有无言的痛。
“皇上,你把这后位也给卫氏吧,这样,便可让天下人都知道您有多爱她了!”她凄然地抬头,望着那个令她魂牵梦绕又令她心碎断肠的身影。
“朕如你所愿。”
长门宫真冷,她每晚蜷缩着入梦。梦里,他笑道:“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
即使我知道,你并不爱我,但我曾存在于你的生命中,足矣。
(这个比较简单,你们自己猜吧,记得多鼓励鼓励哦)
[f]733[/f]
[续]
天地间仅余悠悠长白,随着时光渐渐飞溯过往,意识已然不大清醒的云出岫在雪地里迎着一片片利得能伤人肌骨的凛冽风雪中前进。在意识快要崩裂之际,她仰着头,眯着眼,透过天空落下纷纷扬扬的纯白之雪,似乎看见十三年前的自己。
大地有史,忽而断层。
天行一百二十九年,有野史记载,临安一青衣女子千里奔往长白山,不畏寒风朔雪,行路艰难。为的是赶上她心爱的男子第十三次忌日之前拜祭。
而正史中,据传梁国煊帝最宠爱的云夫人也爱着青衣。
正史中,还记载了天行一百一十六年,梁国大将军率数万梁军与齐军在梁国边境交战数月,辗转长白山,终因天气寒冷粮食告罄,朝廷救援来迟,被困死在长白山顶。
待得搜寻队伍搜遍长白,也未寻得梁大将军一衣一骨,只在风雪凄厉的悬崖边上,找到断了半截的青玉长笛。内壁刻字:赠吾阿岫,梁殊。
[f]735[/f][续]
刚入府时,她身份不高,只是一个低等妾侍。
但是她并不抱怨,她喜欢那个给了她安定生活的男人,喜欢那个给了她一丝温暖的男人,即使他宠爱别的女人远胜于宠爱她。
他得了疫病,她几欲昏厥;为了照顾他,她不眠不休,只是希望看到他再睁开眼睛,再轻声呼唤她的名字。
她为他生下一个儿子,他很高兴,她也与他同乐。就算她的身份依旧是一个妾侍。
他登上皇位,她为他骄傲,心中盈满了幸福。
他逐渐宠爱她,让她做了皇后,她却并不在乎,她只是想在他身边。
即便世人皆道他手段狠辣,但是她信他,因为他是她此生最大的牵挂。
他驾崩,她被尊为太后,享尽了人间的福禄寿,人们称她是最有福气的皇后,却无人可知她内心的一抹牵念与憔悴。
正月,皇太后驾薨,举国致哀。无人瞧见,太后嘴角的一丝弯弧。
“我终于能去见他了。”
——孝圣宪皇后
[f]736[/f][续]
三生石(标题)
“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姻缘恐断肠。”
若能转世轮回,三生石旁盼君归。//水三千,我只取一瓢。//水三千,君只取一瓢?
当初的山盟海誓很完美,却只是掩盖空虚寂寥;一副华而不实的皮囊裹住了我一世的心扉。
若我抱憾,你会否流泪?
如来生,忘川河畔痴君心,望乡台前念君颜,奈何桥边思君事,三生石旁盼君归;黄泉路上难相逢,真心错付谁为怜。
孰之过,孰之错?为谁辛苦,为谁惆怅。阴阳相隔,无人问津,终是不抵你许下的承诺。
只愿为君驻足。
(第一次写,写得不好不要喷我)
初见,她还是他弟弟的福晋,他竟对她一见倾心。
他便开始留意她。
他的婚姻并不幸福,即便是天子也无法选择自己的所爱。因此,他多疑、猜忌;可她的出现,触动了他内心最温柔的一角。
他的弟弟归天,他不伤心,反而欣喜。他迫不及待地将她纳入皇宫,封为贤妃。
他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她了。
她为他诞下一子,他欣喜若狂;无奈孩子早夭,她也因此病重。
他心急如焚,恨自己不能保护她,甚至和自己的母亲对她的不满,恨这个如囚笼般的皇宫。
她的明眸闭上:“我……先走一步………莫怪我。”
她死时,年仅二十二岁。
爱子爱侣的相继离世,使他深受打击,早已不眷恋红尘,欲昄依佛门。
岂料,一场天花,让天子陨落。
“不知她在那儿过得好不好,我得去见她了……”
若只如初见,白首不相离。
(这个先卖个关子,大家可以先猜猜,答案明日公布)
[f]737[/f][续]
她是科尔沁草原最美的人。
那一日,他遇见了她,从此,她便是他心中挚爱。
“我一定会保护你。”他轻轻握住她的手。
可她的眉宇间尽是冷漠,在她认为,自己不过是他眼中的花丛里的一朵花罢了。
他带她进宫,封她做宸妃,仅次于皇后,她也只是一笑了之。
她给他生下一个皇子,他竟颁布了一道大赦令;她闻知一怔,随即又淡然了,她觉得他不过是为子嗣罢了。
不想,孩子夭亡,年仅两岁。
她一病不起,他在外征战;他听说后,置紧张战事于不顾,日夜兼程地赶回皇宫。
“我一定会保护你。”他的话语犹在耳畔。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睁开双眼,深深地望了望宫外那个正焦急奔走的身影,尔后,闭上了眼。
原谅我直到现在才明白你的爱。
(猜猜猜猜猜猜)
[f]738[/f][续]
她生的貌美如花,几乎无法形容她的美貌。
她嫁给皇帝的儿子,两人琴瑟和鸣,举案齐眉,她原以为,自己可以这样幸福地生活下去。
一场变故,如一道惊雷,劈散了她安逸的人生。
皇帝的爱妃崩逝,,伤心欲绝。却被奸人建议,将她带入皇宫。
她与他以泪洗面。终于,一纸圣旨,将他们拆散。
入宫时,她的嘴角有一丝诡异的笑容。
皇帝十分宠爱她,赐给她万千荣华;为了她,甚至不理朝政,拜倒于她的石榴裙下。
这个王朝终于在一次兵变中由盛转衰。
皇帝携着她仓皇离宫。
她抚摸着三尺白绫,笑得妩媚动人。
“他拆散了我们,我把他的江山弄垮。你可高兴?别怨恨我……”
(这个没写太好,总之你们顺着思路慢慢猜吧)
[f]739[/f][续]
她出身卑微,然而却被太后送去别国。
他是王,身边姬妾如云,却偏偏宠爱她。
他说她跳舞好看,她便每每只为他一人起舞。
他说她善良,她便总是保持宽佑的心胸。
比翼双飞,琴瑟和谐……
可是渐渐的,他冷落了她,宠爱别人。
青丝绾正,君已凝望她人笑;胭脂扑面,君已折花戴她人发梢。
她流泪,却做不到停止爱他。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他与她共同许下的承诺。
食言又如何,至少,我们都爱过彼此。
他驾崩,她便辅佐自己的儿子,孙子。
她要守住他最爱的江山。
(也没写太好,但就一个关键,辅佐两代帝王)
[f]740[/f][续]
他乃名震江东的英雄,一身抱负,雄心壮志。
她乃闺阁女子,听闻他的事迹,默默芳心暗许。
她嫁给他,跟随他南征北战,所向披靡。她想亲眼看着他成就霸业,尔后两人比翼双飞。
怎料,他们竟会陷入四面楚歌的地步。他对她微笑:“害怕吗?”
她握住他的手:“不怕。”
她拿起剑:“让我再为你跳支舞吧。”
衣袂翩翩,恍若谪仙。她流着泪,手腕轻动,将剑搭上自己的颈项。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老是感觉没写好,委屈下,慢慢猜)
[f]741[/f][续]
她是天之娇女,绝代佳人来形容她一点也不为过。
本来,她可以求的一位好夫婿,安乐地度过一生,不想竟背负着“可兴天下,可亡天下”的使命。
她的一生注定跌宕起伏。
他是一位部族可汗,却也有许多不如意,他肩负着改朝换代的历史重任。
他的一生注定波涛汹涌。
不知怎的,她竟对他有了一丝绵绵的情意,可她不愿承认,因为,是他杀了她的父亲。
杀父之仇不能忘!
听部落的人说,哥哥要将她嫁给他,她竟喜出望外。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父亲,自己的使命,她激动的心慢慢地凝滞了……
她咬着牙:“此人是杀父仇人,谁杀了他,吾便嫁与谁。”话音未落,转身离开,眼泪滑落。
她被迫嫁与别人。
她的部族被他所灭,她肝肠寸断,心都好似被撕裂了。
她想问他为什么,也想狠狠斥责他,却终是做不到。
“这辈子,你欠我太多,我便诅咒,你的家族必定亡于我的部族。可我就是太贪心,还不够。欠我的,总是要还。下辈子,你必须娶我……”
(怎么感觉越写越烂了,别喷我)
[f]742[/f][续]
她有倾国倾城的容貌,还有鹏程万里、壮志凌云的气魄。
她出身不高,选入宫中充当宫女。她一身傲骨,不愿贿赂画师;但她的前程,也几乎因此断送了。
她终日守着那孤寂寒冷的宫宇,原本的初心渐渐消磨,化作轻烟,缭绕天际……
蓦然,和亲的消息传来,在这平静的深宫炸出一束火花。她浑身一怔,一种毫无由来的寒意如蝮蛇一般,爬上了她的身躯。
她一夜未眠……
她想到了:远嫁的少女,举目无亲;纷乱的边塞,战火连绵;悲壮的士兵,浴血搏杀;无辜的百姓,流离失所……
翌日,使者来到后宫,遍遍诉说着和亲的荣耀。可少女们,想起迷蒙人眼的大漠黄沙,个个噤若寒蝉。
忽而,一位淡妆素裹的女子走上前,浅笑嫣然。素面朝天掩不了她倾城的容颜。
她并不后悔,终究是,了却了自己的夙愿。她没有辜负她的志向。
(这个没有写情感史,是写的一个女子的精神。猜猜是谁吧)
[f]743[/f][续]
她本一浣纱女,却有倾城之貌。
她被选入宫中,充当敌国间谍,她冷眼相待,安静地等着国君的吩咐。
她绝世的容貌,优雅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敌国国君。他宠爱她,她冷漠地像一块冰。
他国来犯,他已是强弩之末,却还是紧紧握住她的手。
她冷冷的将手抽出:“其实你早知道我是他国奸细,何苦呢?”
他笑了笑:“你爱过我吗?”
她紧咬下唇,双手微微颤抖:“没有!”
他还是笑着:“我知道了。罢了……”
国土沦陷,他被杀。她回到自己的国家。
“亡国祸水,留着有什么用?”
没想到,她竟被自己的国君强迫溺水。
她依旧冷眼相待,就像从前一样,安静地等着国君的吩咐。
她脑海中最后一个画面,竟是他。他问:“你爱过我吗?”
如果可以重来,她一定会回答“爱过。”
[f]744[/f]
[楼主]:
墨水瓶(ID:100)(在线)
[身份]:管理员
[荣誉]: 暂无勋章!
[相关]:日记.相册.帖子.附件.好友
[操作]:管理.收藏.举报.下载.复制
[分享]:新浪.藤讯.搜狐.微博.空间
[签名]: 雨,路。
鲜花(0) 鸡蛋(0) 雷人(0) 路过(0) 

最佳回复:楼主尚未评定!
最新回复|查看0条回复

.上传附件
〓最新发表〓
1.金山U盘专杀绿色版(资源分享/120阅/0回)